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创新研发 >

北大国际医院院长陈仲强:非公立医院支持政策有待落地

2019-06-18 22:35      点击:

  本报记者 朱萍 厦门、北京报道

  经过十年筹建,北京大学国际医院(下称“北大国际医院”),终于在2014年12月5日正式开业运营。而仅一个月后,北大国际医院理事会就决定,由原北医三院院长陈仲强接替前任院长出任北大国际医院院长。

  作为一家非公立医院,开业两年来,北大国际医院日最高门诊量近3000人次,单日住院患者 600 人次,手术量年底突破一万,设置了64个学科专业。

  陈仲强将北大国际医院的快速发展,归结为方正集团和北大医学部的合作共建模式。但他认为,非公立医院发展仍需政府支持,相关政策需要进一步落地。如公立医院放开在职医生开办诊所限制,后续的实施办法也需要及时补充和细化,否则很难行得通。

  2014年12月5日,北京大学第九家附属医院北大国际医院开业,这也是目前北京最大的社会资本投资的非营利性医院,据称总投资达50亿元。

  医院的地理位置并不算理想,位于北京市昌平区中关村000931股吧)生命科学园的北京大学医疗城内,总建筑面积44万平方米,核准床位1800张,开放床位数600多张,ICU床位159张,手术室46间,信息化按HIMSS(美国医疗信息和管理系统学会)7级建设。开设64个诊疗科目,职工总人数超过1600人,其中,卫生技术人员约占75%。

  北大国际医院并不被业内十分看好,但经过两年发展,日最高门诊量近3000人次,单日住院患者600人次,手术量年底突破一万,流水收入达到几个亿,其中与北医系统的六家附属医院共建专业41个,这些共建专业都是北医各附属医院的优势学科。

  如与北大人民医院共建血液科、与北医三院和北大人民医院共建骨科;与北医三院、北大人民医院共建儿科,与人民医院共建妇产科,与北大口腔医院共建口腔科与口腔颌面外科,此外,北大国际医院还与天坛医院共建了神经外科等。

  而以满足医院基础科研需求为目标的I期基础技术平台已于2016年投入使用,功能涵盖生物样本库平台、分子生物学平台、细胞生物学平台。II期工程还将建设重点专科实验室、蛋白质组学平台、基因检测平台。

  对于北大国际医院的快速发展,陈仲强归结为方正集团和北大医学部的合作共建模式,不仅获得了方正集团的资金支持,而且有北大医学部的人才支持。在北大国际医院的专家队伍中,三分之二来自北大医学部,三分之一引入高水平专家。

  “除获得北大医学部支持外,在北京市医管局支持下,我们引入了天坛医院团队,解决了很多患者住院难问题,消化了这些大医院一时无法消化的患者。”陈仲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  陈仲强提到的资源优势,确实促进了北大国际医院的发展,其中,政策支持尤为突出。如同为非公立医院燕达医院,在政策支持前后发展显著不同。

  燕达医院地处河北燕郊,于2010年8月正式运营,是一所按照JCI标准建造的三级综合、非营利性民营医院。尽管硬件设备基础较好,但开始时门可罗雀。

  自从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以来,仅在中医药领域,北京中医医院、东直门医院、广安门医院等就已与河北省近40所中医医院签署合作协议。根据此前披露的数据,燕达医院2014年7月份挂号人次比6月份增长1322人,比去年同期增长5617人;入院人次比6月份增长70人次,比去年同期增长214人。

  在陈仲强看来,因现有公立医院的社会地位和作用,2030年之前仍将以公立医院为主导,但非公立医院的作用、比例会逐步加强。

  国务院近日印发《“健康中国2030”规划纲要》,在发展健康产业层面,提出优化多元办医格局、发展健康服务新业态、大健康产业有望引发投资热潮。

  民营医院的数量已占据半壁江山。国家卫计委统计,截至2015年8月底,全国医院数量达2.7万个,其中公立医院13314个,民营医院13475个,民营医院在数量上首次超越公立医院。然而,在诊疗服务数量方面,民营医院诊疗人次只占10.9%,出院人数12.9%,与公立医院对比悬殊。

  事实上,非公立医院的发展政策也是在不断地变革。2004年,卫生部明确鼓励民营资本和外资进入医院。2009年国家出台了《关于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》,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发展医疗卫生事业;2014年,又出台了《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明确提出社会办医,优先支持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。社会资金可直接投向资源稀缺及满足多元需求服务领域,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。

  不过,虽然国家不断有鼓励非公立医院发展的政策,但长期以来,非公立医院被贴标签为“私营医院”、“民营医院”,群众普遍不认可,心理上也直接将其划分为营利性医院。

  与此同时,事业单位编制、户口是公立医院吸引高级医疗人才的重要手段,稳定的工作岗位与薪资福利、专业技术资格与教学职称评定与晋升、学术机会与科研基金均使公立医院可直接“虹吸”医学人才,很多非公立医院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。

  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非公立医院负责人都表达过类似观点。一位不愿具名、某二线城市非公立医院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,虽然提出取消事业编制,加强医生流动性,但要真正实现这一目标还较远,而且现在又出现暂缓实行的消息。

  在陈仲强看来,上述政策仍需要很多配套的落地细则,要保证社会办医的可持续发展,包括如何保证非公立医院与公立医院在同等条件下公平竞争,在政府购买中如何获得一席之地等。

  国务院成立了“政府购买服务改革工作小组”,借鉴欧美、加拿大政府购买医疗服务,重点在于医保及医疗服务质量监督。在陈仲强看来,这对社会办医是利好,让民营医院有公平竞争的机会。

  如在基本医疗领域,私人诊所能够提供的家庭医生和公共卫生服务,社会办医提供的能够纳入医保的基本医疗服务等,甚至连传统政府包办的精神卫生领域,也可以通过像温州康宁这样的社会办医机构购买服务。

  (责任编辑:柳苏源 HN091)

  北大国际医院院长陈仲强:非公立医院支持政策有待落地

  》一文,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,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。

  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怎么治?30位知名医院院长“会诊”开药方

  “药房托管”成“捞金利器” 医院院长受贿131万获刑

  北京30家三甲医院院长求解“看病难”

  猪瘟引A股公司“变脸”:多数业绩骤降雏鹰农牧巨亏30亿

  WTO终裁美国仍对波音非法补贴要求美国必须撤销

  理房通携手光大银行助力广州房产交易安全支付

  2018年国美零售净亏损48.87亿元,门店总收入同比降13.78%

  “里拉恐惧”杀伤力有限机构对新兴市场持续乐观

  业绩“变脸”后上市破发,新东方在线能否破行业“魔咒”?

  国双助力国内首家法律专业智能问答服务平台“法信(智答版)”上线